听说解放初期南方有狼出没!

? ? ? “ 一人一狼走在夜晚的山路上,身后的狼起身拍了下前面人的肩膀,就等他回头之后,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处于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一眼望去只能看到无垠的麦浪。那时最大的乐趣是在秋收的时候去抓田里的野兔或是冬天时支个箩筐逮野鸡,但从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 ? ? ?平原这里也只有这些小型的野生动物,要是能抓到都算比较稀罕的。更不用说和一些野兽打照面了,比如说:狼!

? ? ? ?我第一次认真的听关于狼的故事,是在一节语文课上,当时正在学习蒲松龄的《狼》。当我决定要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原文里的这样一段话:

? ? ?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 ? ? ?现在,每当我走在夜路上,时常能想到这个惊悚的场景。其实这种场景并不是当时的那篇课文给我留下的,而是来源于我们那拥有满腹才华和故事的班主任,他给我们来了个课外延伸,当时所有人不由得集中了注意力。

? ? ? ?那是他年轻时去黔南的时候,从老一辈人口中听到的故事,上个世纪50年代初,在湖南、贵州一带的山区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村庄,以往每当到了赶集的日子,大家都遵循老一代的传统约定到镇上赶集。那会由于时兴计划经济,又加上确实没什么钱,所以赶集基本就是一个空洞的名词,远没有现在热闹的景象。但总还是有人需要置换家用,带着一些零碎农产手工之类的东西穿梭在山路上,时间久了,就有村民回村里说,在路上经常能听到附近有狼嚎叫。大山里有狼,这原不是什么稀罕事,可多少年以来,是只闻其声未见踪影,在常走的山间小路上更是没有发现过狼的踪迹。大家根本就没当回事,因为村里人大多认为狼更害怕人,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狼能吃饱的时候是不敢招惹人,可谁敢保证饿狼会不会呢?越来越多的人传言附近闹狼的事,村里许多人已经尽量减少外出了,实在要出去也会至少带上一个同伴壮胆。胆大的人可不在乎,拿一把柴刀在手,熟悉的山路,没什么怕的。

? ? ? ?可是,没出半个月,村里出事了,有一个姓赵的妇女傍晚时分着急忙慌的跑到村支书家,说他丈夫从昨天早晨出门到现在都没回来,按照往常的习惯,出门都是一天半,应该中午就回来了才对,可到现在还不见人影。村支书一听顿时觉得后背发凉,前些天有人说这附近山里有狼,他就想着给大伙儿开个会,让大家注意防范,不料还没通知到大家,就有人先失踪了!

? ? ? ?村支书仔细想了想,解放好几年了,土匪早已肃清,山路虽不好走却也没有什么危险,这些日子流传附近有狼的踪影,这次村里人失踪十有八九得和狼有关!这么想下去,他不敢怠慢,立马组织了村里青年带上家伙循着山路连夜找了过去。四五十口人在山上找到后半夜,才发现在离村十几里的瓦口山头的路上发现了血迹和衣服的碎布!大家似乎都知道了结局,姓赵的妇女瘫坐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她知道那些碎布是丈夫衣服上的。这事还了得,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到野狼吃人的事,大伙赶紧四下寻找尸体,死要见尸。可是大山深处难以下脚,到处都是荆棘灌木,能找的地方找遍了就是没有人的下落,连个尸体也没能找到,乡亲们只能给这个人做了衣冠冢葬在后山的坟地里。这件事敲定了狼吃人的流言,在附近几个村里早已人心惶惶,大白天都不敢出村,晚上更是大门紧闭,因为怕狼。

? ? ? ?村里有个铁匠叫赵百祥,年轻力壮长的也人高马大,一直在镇上给各村大队打铁做农具。山里闹狼的事他也早有耳闻,正巧赶上家中有事要回去一趟,一大清早揣了一把柴刀便动身往家赶,下午在人家柴剁旁休息,准备走到傍晚时分能回到家,毕竟他也不想和狼遇上。这要是搁以前,月朗地下走个山路那是驾轻就熟的。由于在柴剁边睡的太久耽误了时间,赵百祥从下午走到傍晚还没有赶到家,眼看日暮天黑,还有几里路要赶,不由得加紧了步伐,紧赶慢赶之时,四周聒噪的虫鸣渐渐的安静下来,他也开始害怕起来,精神高度集中,注意着周围的一举一动,没有多远,余光所至之处发现了一只正跟着他的狼!

? ? ? ?这下,赵百祥心里可发了慌,完了完了,好死不死的遇上这么个玩意儿,这怕就是前一段时间吃人的那只狼吧,但很快他镇定下来,毕竟对方只有一只狼,虽然心理发怵,但真搏斗起来,那狼未必是自己的对手。他不敢跑也不敢停,只能保持原来走路的样子,假装没有发现它。狼也是一样,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后面,一人一狼,一前一后走在山路上。

? ? ? ?赵百祥时刻保持着警惕,也不敢再去看身后的那个东西,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就在这时,感觉有人从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他心想,嘿,这么晚了竟然还有人也在赶路,还和他打了招呼,这下可有人壮胆了,心头一喜便准备回头看看是谁。就在这时,脑子里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这么晚了,如果是有来人,应该先喊住他再赶上来,为什么会不声不响的就这么拍他一下。难道是... 他不敢接着想下去了,哪还敢回头。还没等完全回过神来,肩膀又被人拍了一下,这下,他能感觉到,这肯定不是人的手!那会是什么呢,只有之前的那只狼跟在后面,在跟他“打招呼”!赵百祥的内心快崩溃了,之前村里被咬死的人,肯定也是这么被狼拍过肩。此时的他只想赶紧到前面的村里求救,可是山路漫漫,又是在这极端的恐惧之下,他感到时间过的太漫长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两个肩膀都被什么东西给扒住了,余光一扫右肩,头皮发麻,在月光下赫然能看见一只硕大的狼爪!他微微低头看着脚下,这狼是后腿撑在路上,前爪搭在他的肩膀上跟着他的,这狼怕是要成了精!

? ? ? ?人在这种极端恐惧的处境中往往也能爆发出从未有过的勇气,他知道此刻自己要是回头看那东西一眼,肯定会被它一口咬住脖子成为它的口中餐,曝尸荒野,之前被吃的人应该就是这么被咬死的。他知道狼的狡黠,不敢冒风险咬他后面的脖子,因为一击若不能毙命,自己肯定拼死反抗,狼也怕担受伤的风险。高手过招,往往成败就在刹那间,他不敢怠慢,趁机抓住右肩上的狼爪,一个后撤步,躬身提肩将那只狼狠狠的摔到了自己面前,那狼哪里料到自己的猎物会有这种骚操作,疼痛感袭来,连续的嚎叫声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狗。但狼哪肯示弱,张着满布獠牙的嘴,狰狞的面孔目露青光,刚准备奋力反扑时却又被赵百祥提起爪子再次摔打在地,这时他趁势抽出身间的柴刀,猛的向着狼的脖子发疯一般连砍了好几刀,就像砍柴一样,直到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躺在地上的狼再也没能动弹之后,他才往村里的方向踉踉跄跄的跑去,顾不上一身的疲惫。

? ? ? ?当晚,村里的人打着火把来到刚才他们搏斗的地方,才发现那只狼连头带尾约有一个普通成年人的身高一般,近七八十斤重。之前被咬死的人,想必就是它干的。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更加狡黠的野兽,所有人都不得而知。这件事就慢慢的在附近的村镇流传开来。直到多年前我们班主任去那里开始他的支教生涯,才有机会在后来将这件事讲给我们听。

The end? ?


作者:张家大哥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号:中文故事? ?(微信号:rubhom)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