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灯笼高高挂》丨嫁给什么人,能由得了我吗?

“嫁给什么人,能由得了我吗?当小老婆就当小老婆,女人不就这么回事嘛!”

电影的开始,颂莲(巩俐饰)这句台词话就将整部影片想要表达的思想挑明了,接近一分多钟的镜头定格在颂莲脸部特写,直到她留下两行泪水。这两行泪水,是这位大学生对命运的妥协,也是她进入封建礼教家族的悲惨经历的开端。

《大红灯笼高高挂》是一部很具有张艺谋特色的电影,浓重的色彩艺术、强烈的视觉冲击感以及极致对称的画面构图,让整部电影的艺术气息特别浓烈。

只不过这种艺术气息在影片中几个女性角色相互嫉妒争斗的闹剧中,显得极度压抑而沉重。 

和张艺谋的《活着》相比,《大红灯笼高高挂》其实更像他的风格,只不过后者的故事吸引力远没有前者高,而《活着》的艺术价值和影史地位也更加显着。

我当然更喜欢《活着》,理由很简单,毕竟《大红灯笼高高挂》更像是一部女性电影嘛!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年张艺谋的电影已经愈加取向商业化,可能很难在他的作品中再看到像《大红灯笼高高挂》这样极致追求画面协调感的作品。

如果剔除掉影片中悲情的故事、凄凉的音乐,电影中的每一帧都会像是一幅完美的摄影作品,这也是为什么它会被称为张艺谋色彩艺术运用的巅峰之作。

大红灯笼高高挂》改编自1989年苏童的成名作《妻妾成群》,影片围绕封禁礼教的话题展开,讲述了民国年间陈家大院里四位姨太太,还包括侍女间争风吃醋,并引发一系列悲剧的故事,展现我国封建社会下的“一夫多妻制”而导致家庭内部的激烈矛盾。


电影中几个人物形象的塑造其实非常的明了。

颂莲作为封建时期少有的知识女性分子,她身上有着对自由的渴望和对现实的叛逆,却也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在勾心斗角的陈家大院里,她慢慢也变得残忍而麻木,一方面受过教育的她会对人事带有恻隐之心,但另一面,现实中让她无法接受的现实也腐蚀着她的心灵。

“人和鬼就差口气,人就是鬼 ,鬼就是人!”是颂莲最后的苟延残喘,在这场家庭争斗中,她并没有获胜,最终因为侍女雁儿的死去和三姨太梅姗被杀害事件后变疯。

二姨太卓云是电影中,或者说是现实中最为常见,也是最令人胆颤的角色。她表面上为人和善,背地里却心狠手辣,俗称的“人面兽心”吧。

她是颂莲进入陈家大院第一个和她示好的人,背地里却安排雁儿做诅咒颂莲的布偶、故意揭露颂莲假怀孕的谎言,并且捉奸三姨太梅姗导致梅姗被杀,甚至过去她还给梅姗的食物里掺堕胎药……

可以说卓云是整个家族最大的祸害,而且也是最令人憎恨的角色。

三姨太梅姗是属于让观众产生喜爱反差的角色,开始会以为她是狠角色,后面才明白她是被压迫的家庭环境中最会享受的人。

她表面上娇气、高傲,但其实骨子里有着善良的柔情。作为戏子的她,对爱情有幻想,却也懂得释然,闲暇的时候唱戏、懂得如何哄乔大爷开心、有空的时候还打麻将,甚至还养个小白脸……

如果不是二姨太的陷害,估计她是陈家大院里活的最自在的人。

侍女雁儿是电影中最特殊的角色,她长的秀气好看,身份卑微,没有文化,但骨子里却有着想当姨太太的幻想,而颂莲的到来彻底断送了她的梦,这也导致了容易被怂恿的雁儿成了二姨太卓云的傀儡。最终她死于好强与倔强,宁死也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

雁儿应该是封建社会中经常会出现的仆人形象了,在权贵家庭中,他们这类侍女终究只是老爷和公子的玩偶。

而其他人设,大太太毓如早已稳固了自己的家族地位,不需要再争斗什么,受封建传统的束缚,她只追求安分守己,将自己的信仰寄托于佛教。

而掌控着整部电影角色命运的陈老爷,却从未在电影中出现过正脸,这也是张艺谋非常有意思的设定。

从显性的来讲,《大红灯笼高高挂》直面地展现了封建时代女性的命运;而从隐性的一面,影片也在揭示封建贵族权贵对女性地位的压迫和对人性的束缚。

在网上刷到一条挺有趣的短评:以前的娱乐活动还是少,才有了大红灯笼的悲剧。换这会一个太太给台电脑上个网。谁管你老爷来不来啊!

现代社会如果还存在婚姻悲剧的,那一定是自己造的孽。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